千年涵江:明清之涵江 明清千年

190 0
2018-4-6 19:07:17
显示全部楼层

       明代之于涵江,是涵江城市崛起的一个重要时期。期间,邑境内农耕、围垦、水利、盐业、手工业、交通、贸易因南北洋平原开发的各项配套设施逐渐完善而逐步繁荣,境内陆路交通基本实现集镇通大道。

        地处木兰溪入海口的三江口和依港兴起的涵江便开始依托港口开展了海运贸易。“帆樯利重波涛轻,乘风远近随所欲”。一艘艘满载莆田土特产桂圆干、荔枝干、原盐、红糖的“乌艚”船,从三江口启碇远航。而距港仅5里地的涵江,也因大量货物中转和商旅人员聚集而迅速繁荣。时称“涵头市,长三里许,人家稠密,商贾鱼盐辅辏,为莆闹市”。

        自明代中叶起,倭寇盛行。涵江亦不例外成为“重灾区”,百姓纷纷起来组织乡团,“村自为战,”“人自为战”,鲜血染红水乡,谱写了壮烈的抗倭战歌。特别是,抗倭名将戚继光率兵入闽,打败盘踞在宁海桥南林墩村的倭寇。这一仗是莆田抗倭的第一次大胜仗,史称“林墩大捷”,歼灭倭寇2000余人,救出被掳百姓21000多人。

       是时,邑境内科举最为辉煌,据考证明朝中进士的邑内学子多达30余人。同时,邑内另有一些文人则专攻学术,或著书立说,或擅长书画,自成一派。他们对确立兴化“文献名邦”的地位作出了特殊贡献。最突出当数宫廷绘画大师李在,其山水、人物用笔古拙凝重,开八闽画派之先河。

       禁海是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发明,洪武四年12月,这位皇帝颁布诏书:“海民不得出海”,“禁濒海民私通海外诸国”。洪武19年,闽浙巡抚朱纨为剿灭海盗,在东南沿海修起隔离墙,并将34000余人迁往内地。之后,禁海便成为明清两代王朝闭关锁国的基本国策。

       到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清廷为防范郑成功军队,对福建、广东等地施行惨无人道的“迁界禁海”政策。据《莆田县志》记载,笏石、灵川、忠门、平海、莆禧、小屿一线均被划为“界外”之地。涵江位于山海通道的要冲,也难以幸免, 4700多亩良田上的庄稼被拔除,房屋寺庙一概焚毁。百姓绝了生路,只得去往南洋。在明清近400年历史上,从中原迁徙到东南沿海的人们,不得不又开启了一段飘洋过海的旅程。他们从福建的福州、涵江、晋江、金门,广东的潮汕、清远,海南的琼海、文昌等不同的地方走向南洋。仅涵江一镇,赴南洋者就不计其数。

       清康熙20年,朝廷废除截界令,海禁遂开,三江口港恢复通航,涵江经济慢慢复苏。人口数量迅速增加,形成了人口数千至上万的大村落数个。涵江在这一时期大量围海造田,仅三江口镇望江沿海就围垦扩大耕地2000多亩。海运重新恢复后,三江口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和福州、厦门、泉州、三都澳列为福建五大港口,雍正七年(1729)新设海关,统管兴化府的海关事务。涵江海关总局成为当时福建省四大常关之一,延续近200年,由此可见三江口港在清代对外贸易的兴旺和重要。

       同一时期,涵江商贸交易进一步扩大,已形成二三百家商店集群,涌现了宫下吕家、苍然陈家、宫口河陈家,霞徐黄家、延宁林家、顶铺徐家等“富甲一方”的巨贾,钱庄、当铺、金银店纷纷开设。洋货开始进入涵江市场,市面上充斥着“番火油”、“洋勾灯”等舶来品,还开设了代理外国轮船航运的公司。清郭龙光在《咏涵江》一诗中赞叹道:“风光小吴越,财货甲漳泉”。涵江与福州的金峰、漳州的石码、泉州的石狮,并称福建“四大名镇”。

       与洋货入境几乎同步,西方传教士紧随而来,在塘北山设天主堂,为莆田天主教的总教堂。这些教会也陆续创办了一些诸如育婴堂、医疗站、麻风院、中小学等公益项目,还出现了照相馆、旅店、酒家等新兴行业。